「不要放棄中意的意中物

不要勉強買沒有很喜歡沒有很適合的東西」

是我消費中悟出的道理

 

今日是愚人節也是香港實施第二階段的膠袋收費。雖然我都經常帶着備用購物袋出街&必要是也會付0.5元買膠袋&真心覺得沒必要用平腳袋裝冷凍食品,但有必要添置多2個不同size 的購物袋,自然想起上次在關西機場見到有賣用開的購物袋但當時沒買,偏偏在網購如此方便的時代,網上竟然沒有這款袋 orz…

IMG_6034.JPG

就是這款日本產的購物袋,多年來沒有爛過,裝重物都ok,三尖八角的東西也沒剌破。

有趣的是本來我買了同款2個,一個粉紅一個綠,不知借誰後只剩下綠色的套和粉紅色的購物袋 orz…

以前香港有很多日本時裝水貨店,也會有賣如此優質的購物袋或鞋或襪,經過幾年日元高企及韓流後已經沒幾間淨下來,雖然我知道勝利道還有數間…

至於買不到怎樣辦?已經托復活節去日本旅行的朋友幫我留意下啦~


今次想介紹日本的”集運/轉送”服務。
有一間叫TENSO 的公司, 聽日本人同事說很多年前已經有做海外訂圖書雜誌的服務, 最近我心痕在Facebook 上見到別人 POST 梅田6周年限定的鬆弛熊.. 在日本YAHOO AUCTION CHECK 下時, 見有廣告寫”海外買家請按此”, 按入後是叫BUYEE 的代BID 公司, 也是TENSO 的公司, 好奇下登記了帳戶, 不幸地翌日我再心思思要不要買時, 再一次好奇下按BID 看會有什麼手續, 誰知Auto Login 了真的給我敗了整套梅田6周年限定版鬆弛熊回來 LOL…

 

打算有日我開たこ焼き章魚小丸子店時放門口。


在Facebook 上還真的有不少朋友是連send game request 都不會的0交流但日日讀對方的status(也可算是一種交流?),最近一位比較感性又有點粗豪的朋友在Facebook 上發表自己單身了半年,受家人壓力催她快點找個有金的對象結婚。情傷未退的她眼見有些朋友就算有另一半,都不會掛在嘴邊,其實只是習慣了,要結婚就結婚,跟她的理想差太遠,她是不會接受。一般「愛情專家」對剩女的意見都是降低門檻吧啦~但現代社會上不結婚除了親戚的閒言閒語外還真的沒有什麼問題,慘就慘在未能自立仍要跟上一輩日對夜對。

留言中有人故勵她要堅持。堅持是好,但對自己堅持就好了,對別人多點寬容,不然在別人的眼中說三道四的就是你。怎樣也好,我會建議她賺多點錢,自立門戶。結婚可以不考慮錢但不結婚的話就一定要考慮錢,這就是現實呀。


上海弄堂 天后店

對於我來說,一間餐廳好味的定義就是,餐牌上所有食物都優秀,全部都是推薦,不會有良莠不一的情況。好像日本的拉麵店和餃子店,專注於一、兩種口味,菜牌就只有幾樣,往往成為名店大排長龍。今日想推介的上海弄堂,絕對是有一日我要離開香港時,想到沒辦法再品嘗而極可惜的一間小店。

上海弄堂在中環、跑馬地和天后共有3間分店,店面不大,像大部分的上海店一樣坐得很迫。我喜歡他們基本上是自己生意,每天下午阿姨都會自己包餃子,皮薄涵靚。擔擔麵、麻婆豆腐、回鍋肉等都像住家菜不太含味精。小籠包不太清楚是不是自家製總之小心湯汁燙口。還有很多,砂鍋蛋餃津白、葱油伴麵⋯

基於上海弄堂太美味,價錢又合理,加上我喜歡,久不久都會強拉日本人同事來吃飯。有一個平日非常節約的日本人同事,只要吃得飽又便宜又不會肚子痛就ok,第一次帶他去上海弄堂點了麻婆豆腐,才吃了一口就很感動的說:「原來麻婆豆腐這麼美味!」(跟日本的麻婆豆腐和香港廉價茶餐廳比較),餐牌上也有付日文照片和啤酒,對我來說帶日本人來是非常方便!可惜是他們只會老點在日本出名的上海菜。在日本的中國餐館絕大部分味道都不對勁,味精超多,根本就是兩碼子的事,大部分日本人來過香港食中華料理的話,都不能再接受日本的偽炒飯、麻婆豆腐和回鍋肉。這麼想,在香港可以吃到不少正宗的國際菜實在非常幸福!


「感覺在日本或外國生活過,回到自己的國家,但無法變回純正的當地人」是最近在網上看到的一句話。那篇文章說的是一位上海女性在日本讀書·工作了幾年後回到上海,總是交不到心儀的男朋友,因為本來沒覺得有問題的行為或說話,經過日本生活的洗禮,習慣了日本人事事不麻煩人和考慮別人的一套,另這些行為和說話都令人感到很唐突,我最近也有一項類似的感受。

晚上到超市買點小東西,我本來已經排收銀排了很久,但沒人排在我後面。終於到我的時候,一位阿姨叉進內,先跟我道歉說「對不起,我只是想查查價錢」。我已經累得不想說話,跟這種阿毛吵也浪費口水,可是我就買幾樣,下一個就輪到阿姨你了,為什麼就不能多等一會?偏偏(很可能是新移民的)收銀員也沒有阻止或讀出我的黑臉。

雖然我想,其他人的話或者甚至因為阿姨查的貨價錢很便宜,搭嘴吹水或者自己買一包也不出奇,這就是我無法溶入這個社會,甚至為了不想遇到這種阿毛而去較貴的日本超市/日本餐廳。

又,順便分享一下在香港卻似去了外國的一件事。

最近轉換了工作,新工作在久違的中環!但中環跟幾年前比已轉變了不少,午飯時間要找個位吃飯是超難,甚至不是你付錢就可以解決的事,連IFC 內的餐廳(超過HK$100一餐,估計HK$128-158是正常)都大排長龍。我一個人,沒想好去哪裡只知到處都是人,一直往半山行找到一間日本壽司店竟然有位,進去坐好後發現最便宜的也要HK$400。茶都送來了就當午餐跟晚餐一起吃,點了壽司10件set。

其實這間壽司店收這麼貴也是情有可原。他是壽司bar枱,師傅在你面前握壽司,做好一件放到你面前,且是配合你進食的速度製作。食材新鮮不用說,這樣本格的壽司店實是香港少見。在這種仿似置身日本的餐廳內,坐在我旁邊一樣是一個人來用膳的日本人,突然跟我談起話來!於是在仿似在日本的餐廳內,享受着日本直送的質素的美食,跟這位日本人愉快地聊了1小時,很有去了一個人旅行的感覺。吃完午飯後還跟日本人交換了電話。那1小時仿佛我離開了香港一樣。

我跟一班都有去過日本留學的舊同事特別合得來,或者是因為,我們都不是香港人吧?